编修县志

当前位置:首页>>编修县志>>文章

中国地方志专业考察团赴美国、加拿大考察报告

发布人:县志网 发布时间:2020/5/18 17:46:54

为推动全国方志工作机构数字化建设,促进国内外方志收藏与研究的对话与交流,2012 年 12月6日~ 19日,以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秘书长兼办公室主任李富强为团长的中国地方志专业考察团赴美国、加拿大进行专业考察、访问。考察团成员有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联络处处长、研究员、博士张英聘,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副研究员、博士和卫国,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助理研究员、博士周勇进,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科员李俊池。考察团先后造访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理查德·鲁道夫东亚图书馆、犹他家谱学会、哈佛燕京图书馆、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以及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郑裕彤东亚图书馆等多家方志收藏、研究机构。此次考察交流紧张有序,获益匪浅,现将有关情况及主要收获报告如下。

一、了解收藏情况

出访期间,考察团参观了各家图书馆的普通古籍书库、善本书库等藏书设施及馆藏资料,特别是参观了哈佛燕京图书馆善本书库以及犹他家谱学会在盐湖城东南 25 英里的花岗岩山记录库等重要藏书设施,给每位成员留下深刻印象。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理查德·鲁道夫东亚图书馆成立于 1948 年,目的为支持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关于东亚研究的教学和研究项目,主要服务对象为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加州大学的师生以及工作人员。如果与其主要任务不发生冲突,馆藏资源也可用于其他方面的特殊协议。同时,图书馆也为学者提供其他机构的馆际互借服务。该馆收藏图书资料主要集中于文学、史学和艺术学等方面。至 2011 年 7 月,共收藏各种出版物和视听材料等 67 万多册(件),其中中文 34 万多册(件)。目前,还收藏有系列丛书 3104 套,其中中文丛书 2044 套。此外,图书馆通过订阅等方式拥有 43 个中、日、韩语在线数据库,以及 2 万余册电子图书和大量电子期刊。该馆收藏旧志数量不多,但有一些原版善本旧志。其收藏的 22 种书院志以及 500 多份清代殿试试卷,成为该馆重要的特藏资源。新方志收藏除省市县三级志书外,主要侧重于乡镇村志,与伯克利分校收藏的专业志、部门志形成优势互补。美国犹他家谱学会于 1894 年由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组织成立,后来发展为今日的家谱学会。家谱学会在百余年时间里积极寻找和保存重要的历史资料与家谱记录,其收藏的资料主要包括户籍记录,教会记录以及遗嘱认证、人口普查、土地、税收和兵籍等记录,其中包含汇集整理后的资料,如家谱、宗族和家系族谱、口述世系表及地方志等。家谱学会采用缩微技术收藏中国历代方志有 5000 多部,覆盖安徽、湖南、江西、江苏、浙江、山东、河南、河北、广东、福建、山西、四川、陕西、江西等省。他们与全球 1 万多个档案库和 20 多万名志愿者一起,创建并保存具有存档品质的影像和索引,供公众免费使用; 已收集全球超过 100 个国家的重要记录,并将其拍摄成数位影像或制成微卷; 与超过 45 个国家的档案库合作,开展 200 多个记录项目。家谱学会每年拍摄数位影像达 8000 万个,在世界各地建有4600 多个当地家庭历史 ( 家谱)中心,形成庞大的家谱资料及宣传网络,在历史、地域研究、档案学与图书馆学、微制图学、数位影像制作以及语言学等方面提供专业服务。家谱学会还一直是文献处理领域采用先进科学技术的领跑者,包括图像采集、数位转换与保存、在线索引和在线存取等。该学会将征集世界各地的家谱档案资料制成缩微胶卷,存储在花岗岩山记录库中。2012 年采用 dCamX 影像采集技术和数字阅览室解决方案,为数位摄影和分享开启一个新时代。目前,这些技术可供世界各地的档案库运用,使他们能够拍摄自己的纪录并与用户分享。

哈佛燕京图书馆创建于 1928 年,时称 “汉和图书馆”,隶属于哈佛燕京学社。1965 年改称“哈佛燕京图书馆”,1976 年归属哈佛大学图书馆系统。截至 2012 年 6 月,该馆藏书达 137 万余册,其中中文图书 79 万余册,包括中国地方志、丛书、明清时期个人文集以及 12 ~ 19 世纪的善本书籍等,仅清代乾隆朝以前的中文善本书有 4200 多种 5 万多册。此外,该图书馆还订阅 5 种不同语言的 8700 多种期刊和中国统计年鉴等,并有 11. 7 万卷的缩微收藏。哈佛燕京图书馆的收藏主要侧重于历史、语言和文学、哲学、宗教、艺术以及其他社会科学领域为研究现代和当代服务的资源。但是,每一种收藏又有自己独特的特点。图书馆的馆藏中包括罕见的日本佛教经卷,纳西东巴象形文字手稿、拓片,满族历史和文学作品以及胡汉民等早期国民党元老的个人文件等珍贵资料。哈佛燕京学社每年邀请 20 ~ 30 个有一定知名度的年轻访问学者到哈佛开展学术研究,鼓励他们使用该馆图书资料,尤其是其独有的馆藏资源。该馆中国地方志收藏宏富。据 《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中国旧方志目录》统计,至 2011 年,哈佛燕京图书馆收藏 1949 年前出版的原本方志共 2922 种 (善本 764 种) 30230 册,其中明代 32 种、清代 2305 种(顺治至乾隆 732 种)、民国 585 种; 收藏以胶片形式存在的缩微方志(不含以馆藏纸本方志拍摄的胶卷) 441 种,其中宋代 5 种、元代 3 种、明代 376 种、清代 45 种、民国 12 种。此外,还藏有 1949 年以来影印出版的大型方志丛书 4521 种,此类馆藏仍在不断增加之中。该馆还收藏新编地方志书约 3. 6 万种,对省、市、县、村志以及专业志书收藏已有 15 年的时间。此外,该馆还收藏有以统计年鉴为主的各类中国年鉴 6000 余种。

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成立于 1902 年。1901 年11 月3 日,李鸿章代表慈禧太后捐赠给哥伦比亚大学一套 5044 卷的 《古今图书集成》,成为其中文图书收藏的基础。该馆收藏的重点为人文社科图书资料,拥有超过 100 万册 ( 卷)的中、日、韩、藏、蒙、满文和西方语言资料,以及 7500 份期刊、50 多种报纸。经过 100 多年的发展,中文收藏已经在经学、史学、哲学和文学方面非常丰富,现有近 50 万册中文书籍、期刊以及缩微胶卷和录像带等,其中包括大量中国地方志、文学作品以及北美最大的中国族谱收藏。该馆还有大批特藏的档案等非印刷品,如于凤至档案等。近几十年来,该馆在社会科学和多学科、跨学科研究,特别是在中国政治学、考古学、艺术史、文化研究和电影研究领域的收藏一直处于稳步增长之中,最近还开始收集包括中文期刊和具有特殊学术价值的翻译作品。

美国国会图书馆是中国本土以外中文藏书最丰富的机构之一。1867 年 3 月,美国国会通过国际出版物交换法案后,1868 年美国政府赠书予中国清朝政府。1869 年 6 月,同治帝以明清刻本 10 种共计 905 册中文古籍赠送美国,此即美国国会图书馆中文书籍典藏的开始。该馆收藏范围广博,其中以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最为丰富,特别是中国古典文学,清代及民国时期档案史料,明清及近代出版的地方志、中国医药专书等。该馆馆藏中国地方志约 4000 种 6 万余册,大部分为清代刊印本,尤其以河北、山东、江苏、四川诸省为多。此外,该馆还收藏有 4000 余种共计6. 2 万余册中文善本书籍及真迹手稿,其中包括公元 975 年精印的佛经及早期中国版画精印本。善本藏书中大部分是明代及清初版本,亦有少量宋元珍品。自 1979 ~ 2008 年,美国国会图书馆中文藏书由约 40 万册倍增至 105 万余册。在 1995 ~ 2008 年,更是致力于现代中国方志及中国各方面统计年鉴,特别是有关经济发展和国际贸易等方面书籍资料的搜集。同时,为了适应目前及未来需求,该馆亚洲部正积极推动中文藏书的数位化,并与精选的学术资料网络连线,为读者提供现代化的服务。

多伦多大学郑裕彤东亚图书馆的历史可以追溯到 1933 年。当时,在中国河南省任加拿大中华圣公会主教的怀履光(William C. White)听说河南有一位学者 Mu Hsueh Hsun 收藏有中文古籍4 万册,便捐资 1 万多银元,联合 Sigmund Samuel 等人购置这批藏书,1935 年运至多伦多。多伦多大学中文图书收藏由此开始。1987 年,香港郑裕彤捐赠 1. 5 亿港元对东亚图书馆的软件和硬件设施进行扩建整修。1991 年,正式更名为郑裕彤东亚图书馆。该馆收藏中文古籍 4000 余种,其中明代刻本 230 余种,清初至乾隆刻本 400 余种,稿本、抄本 50 余种。该馆所藏旧志主要为山东、河南等地的方志,很多为乾隆年间版本。

英属哥伦比亚大学亚洲图书馆特藏主要为蒲坂藏书、庞塘镜藏书。蒲坂藏书原为澳门姚钧石收藏,1959 年由姜纳( Walter Koerner)博士捐款购入。计有线装古籍 3200 种 45000 余册,多半为广东南州书楼旧藏,涵盖文、史、哲等多个学科。其中历史类中最引人注目的为所藏历代方志,包括广东省 56 个地区的方志,以及中国境内约 50 个著名山脉的志书。文学类收藏最多,有超过 1500 种印刷精美之明清版本及多色套印本。别集类有明至清初刊本超过 150 种,以及约 50种唐代诗人杜甫著作和近 800 种清人作品。丛书类中,亦有多种罕见书籍。庞镜塘藏书由庞镜塘后人于 2000 年捐赠,共 94 种 841 册,涵盖经、史、子、集四大类,多为明版善本,部分为稿抄本,此外有历代名家手迹及碑版 20 余种,其中如 《董其昌兰亭泥全写本》 《熊廷弼、杨涟札合册》《定武本兰亭》等,皆属弥足珍贵。

二、学得先进经验

此次出访,为考察团成员提供一次难得的学习机会,大家对几家知名图书馆的经营、管理情况,特别对其管理经验和运作模式产生了浓厚兴趣。

(一) 坚持数字化发展方向。当前,美国各地图书馆,特别是大学的图书馆面临着技术进步、知识产生模式变化,以及经费削减、图书价格上涨、到馆人数减少等方面的问题和困难,即使如哈佛燕京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这样的机构,也存在着收藏空间有限等问题,从而对传统纸质版图书资料的收藏提出挑战。各家收藏机构清醒地认识到自身的发展环境、发展方向,积极开发多元的资源利用模式,除保持各自的传统纸质图书资料的优势外,大力拓展资源的数字化、网络化空间,加强资源整合与共享。如哈佛燕京图书馆近几年来积极与中国国家图书馆开展合作,对哈佛燕京图书馆所藏价值较高的中文古籍,按照经、史、子、集、丛书、地方志分类进行数字化,其中已经完成经部、史部共计 1400 多种图书的数字化工作 ( 地方志数字化工作目前尚未开展) 。美国国会图书馆曾与中国台湾地区合作,对其所藏善本文献资料进行数字化。与此同时,各家图书馆还纷纷购入其他收藏机构的数字资源,建设自己的网站窗口。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东亚图书馆购买中国知网、大成老旧刊全文数据库、中国数据在线、万方数据库、龙源期刊网、超星、读秀、香港中文期刊论文索引、全国报刊索引、《人民日报》数据库、台湾电子期刊服务网、慧科新闻、香港中文大学古文献数据库 ( 华夏文库) 、台湾文献丛刊、台湾汉籍电子文献全文数据库、阿帕比数据资源库等大批数据库或网络资源服务。哈佛燕京图书馆购置中国知网、读秀、台湾汉籍电子文献全文数据库、中国统计年鉴数据库、中国重要报纸全文数据库以及全国报刊索引数据库光盘、中国人民大学复印报刊资料全文数据光盘、 《人民日报》 (1946~ 2010年) 电子版、《解放军报》( 1956 年至今) 电子版、明清档案人名权威数据库等众多数据库及电子版资源,目前正在试用的还有中华数字书苑、民国时期期刊全文数据库、中国学术会议论文数据库、万方数据库、中国学位论文数据库、中国法律法规数据库等多种数据库或电子出版物。郑裕彤东亚图书馆也主要购买 《人民日报》数据库、万方数据库、中国知网、超星、读秀、大成老旧刊全文数据库等多种数据库,供读者查阅使用。

(二) 秉承读者至上理念。读者至上,不仅仅是一种思想意识,更应是一种实际行动。各家的做法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在收藏机构职能及馆藏资源定位上坚持以服务读者为中心。郑裕彤东亚图书馆代理馆长乔晓勤表示,图书馆并非要将资料束之高阁,双方数字化方面合作的目的就是为用。该馆注重收集多伦多大学师生们的需求信息,为他们提供全方位的信息资源服务。为此,多伦多大学与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大学等十几家合作伙伴保持资源交换关系,同时通过购买、拍卖、捐赠等方式多途径获得图书等资源。此外,由于学者们认为研究中方志与年鉴的配合使用非常重要,该馆除新编地方志外,还购进并收藏一批中国各类年鉴,主要有国家级统计年鉴、专业年鉴以及省级综合年鉴。其他综合年鉴系根据学者们的需要进行采购,主要为个别发达地区的年鉴。美国国会图书馆因主要服务对象为国会议员和政府部门,因此其收藏重点主要集中于政治、经济等方面。需要指出的是,各家在主动开展数字化、网络化工作后,将大批馆内外资源上网供读者免费使用,尤其体现出其鲜明的服务性和公益性。二是在读者查阅资料时提供较为完善、周到的服务。各家收藏机构均重视读者的需求和意见,一般都提供咨询服务、研究和情报服务、数据库服务、图书馆利用指导、缩微复制和照相服务、录入服务等各种服务项目,便于读者利用资源。如美国国会图书馆不仅为国会、政府、研究机构、学者提供服务,社会各阶层的读者都可通过网络、电话、书信、来访方式得到相关咨询服务。

(三) 拥有开放包容胸襟。在中西方文化中,藏书的理念亦有较大差异。西方侧重欢迎全球各地、社会各界人士认识、了解、利用自己馆藏的文献资料,尽最大努力为各种研究、使用提供便捷的服务。因此,各家图书馆不仅看重图书的收藏数量,更看重的是馆藏资源的利用率和流通量。哈佛燕京图书馆馆长郑炯文指出,哈佛所有的资料不只是哈佛的,而是世界的。图书馆不是博物馆,不让人了解就没有意义。哈佛燕京图书馆作为学术机构,不以盈利为目的。即使与出版社合作整理出版馆藏资料也不考虑其是否盈利,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把收藏的图书资料公开出去、传播出去。犹他家谱学会面向全球,动员大批人力搜集全人类的家族等信息资料,并将已收集整理的海量家谱(家族)、地方历史等资料上网,供全球希望了解家族历史的人们方便使用。在美国国会图书馆,尽管查阅资料的读者需要经过严格的安全检查,但是就查阅者自身条件而言,只要拥有合法的护照、身份证等有效证件,在办理相关手续后,均可自由利用该馆馆藏资源。这些兼容并包、广纳开放的胸襟,使得馆藏资源的价值及图书馆的自身社会价值和地位均得到充分体现。

此外,大力开展馆际互借实现资源共享也是其开放姿态的重要表现。如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和伯克利分校在志书等收藏方面各有侧重,不仅加州大学各分校之间,加州大学与其他高校各图书馆之间均建立馆际互借合作关系,一般图书资料都可实现互通有无、自有流通、资源共享,有效提升了加州大学中国文献收藏的整体实力和利用效率。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可通过馆际互借,从研究图书馆组织(RLG)和纽约州馆际互借系统 ( NYSILL)借到该校未藏资料,也可从美国其他图书馆和英国外借图书馆得到复制品。

(四) 注重收藏积淀效应。收藏与学术研究一样,都是一个不断积累的过程。哈佛燕京图书馆长期以来奉行广开收纳的理念,面向学术研究,注重资源积累。郑炯文担任馆长后提出,对于中国现在编修的各种新志,特别是对一些小型志种敞开收藏,“不管什么志书都收”,“见一本买一本,不管它是什么内容”,不管是定稿还是未定稿,都要注意收藏保存,特别是未定稿,很多是用金钱无法购买得到的。旧志收藏暂且毋论,经过一定时期的积累,该馆新编地方志书收藏也已形成自己独特甚至是独有的馆藏资源。最初,该图书馆馆员们也表示怀疑,但是经过时间检验,现在中国国内很多机构、学者前来访问,查阅相关资料,使得他们对收藏理念及其意义的认识发生了明显改变。犹他家谱学会以家族资料为中心,面向世界各国锲而不舍地搜集整理,100多年来的日积月累,形成今天全球规模的家谱和家庭历史资料,其持之以恒的精神着实令人叹服。总之,树立长远目标,不求一时兴起,注重历史积淀,势必产生无法想象的强大后期效应。这是各家能够在资料占有上占据绝对优势的重要原因之一。

(五) 推动收藏、研究良性互动。近一个时期以来,学术研究的区域化、微观化倾向比较明显。在志书资料上,国内外学者更注重新编地方志书中的县级和乡镇村级志书以及一些专业小志的应用。为适应学术研究的需要,各家普遍调整收藏侧重点,强调特色资源收藏,更加关注微观性志书,从而形成区域研究中 “原生态”的资料体系。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形成乡镇村志的特色馆藏资源,吸引学者利用。据介绍,来自香港的一名政治学教授就非常注重利用该馆收藏的新方志资源开展学术研究。哈佛燕京图书馆收藏的大量方志中,主要为县志、乡镇志和专业志(部门志)。该图书馆为商学院一位教授服务,提供了几乎所有新方志中有关茶叶的资料。访问交流期间,考察团有幸见到该馆刚刚购进的一批新编志书,其中有 《昆明官渡农村合作银行志》 《兖州矿务局第七十工程处志》 《邹县粮食志》 《抚顺市机电设备公司志 (1960 ~ 1985)》 《绵阳航务志》《榆中县财政志》《长治北工务段志 (1987 ~ 2004)》 《郑州车辆轮轴段段志》 《山西杏花村汾酒工会志》《铁道部北京物资办事处志》《泗水县残疾人联合会志》《周村区民政志》《平昌县老科协志 ( 1987 ~ 2010) 》《鱼台县教育志》 《中国真菌志》 《沈阳市林业果树志》 《文山州地方畜禽品种志》《博爱县丝虫病防治志》《北京肿瘤医院科室志》等,不仅有中国国内公开出版的志书资料,还有大批内部印刷的志书资料,而且如此集中收集小型志书的力度令人惊叹。实践证明,该馆在服务学术研究的道路上,已经实现了收藏与研究的有机交融,并充分展示了自己的优势和价值。

(六) 注重馆藏资源整理。从考察了解的情况看,各家对其馆藏资料均有较详细的整理目录,而且随着收藏的逐渐增多,整理成果仍在不断增补、修订。1985 年,哈佛燕京图书馆第二任馆长吴文津在 《汉学研究》 ( 第 3 卷第 2 期 “方志学国际研讨会专号”) 上发表 《哈佛燕京图书馆中国方志及其他有关资料存藏现况》一文,对该馆所藏方志进行统计分析。此后,沈津编制了 《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中文善本书志》,于 1999 年由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2011 年,南京大学李丹访学期间,为该馆编制了 《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中国旧方志目录》。美国国会图书馆的编目工作具有明显的连续性。1942 年,中国学者朱士嘉编制出版 《美国国会图书馆藏中国方志目录》; 1939 ~ 1947 年,该馆东方部主任 ( 今亚洲部) 恒慕义邀请王重民鉴定整理馆藏中文古籍,编制有 《美国国会图书馆藏中国善本书录》。2011 年,范邦瑾编制出版《美国国会图书馆藏中文善本书续录》。目前,国会图书馆正与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合作,整理该馆馆藏善本书目、方志目录、地图目录等系列成果,统一装帧出版。通过整理编目,可以全面反映收藏机构的发展历史和现状,展示其文献资源收藏的重点和特色,为读者了解、利用馆藏资源提供便利条件。当然,其中也不无遗憾之处。由于专业人员的缺乏,哈佛燕京图书馆、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几家中文图书收藏机构,仍有包括一些善本图书和抄本、手稿等在内的许多资料未能整理编目,给收藏、利用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三、收获重要启示

考察团成员根据所见所闻,认真思考,从中收获许多重要启示,不论是对于个人的学习进步,还是地方志事业的发展均不无裨益。

(一)强化 “修、藏并重”意识,将方志编修、收藏作为系统工程加以对待。任何一种轻修或轻藏的思想都是不负责任的表现。各地各级方志工作机构 ( 特别是各级方志馆) 在开展编纂工作的同时,要紧紧抓住本行政区域内编修的地方志、年鉴以及各种地情资料,无论是正式出版还是内部印行,无论是综合志书还是部门志、行业志、特色志,都要尽最大努力搜集入藏,确保修志成果保存的完整性、系统性,形成自己的资源特色,防止不必要的资源流失或人为损失。这应该成为各级方志工作机构的一项重要职责和义务。同时,加强新编地方志的编目、统计工作,真正熟悉和掌握新编地方志书的编纂及收藏情况。通过长期努力,将各级方志馆等志书收藏机构建成具有一定特色的国情、地情展示窗口和研究、利用的咨询中心、信息中心与资源中心。

(二)建设方志数字化体系,充分发挥地方志资源的社会价值。要抓住数字化发展的方向,加大新编地方志书、年鉴及地情资料的数字化力度,加快全国地方志系统网络化建设及全国联网工作进度,加强全国地方志系统资源的整合与共享; 大力建设 “中国地方志”网站,购买、引进与方志主题相关的电子出版物,在线数据库、资料库以及专业网站的资源服务,加强数字图书馆建设,充实虚拟馆藏,将 “中国地方志”建设为一个强大的、全面的数据库、资源库,形成全国地方志系统在新修志书收藏、利用方面的整体竞争优势和文化品牌,以现代化的服务方式,吸引更多的国内外读者关注、利用这一相对完备的知识和资源体系。在旧志数字化发展方面,要加大与国内外有关机构的合作开发力度。可以看出,国外方志收藏机构与中国开展方志整理出版合作的热情较高,这是一个难得的外部环境。要积极开展交流与合作,深入实施海外方志资源普查,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通过文献复制、再造、数字化等多种途径,促进优质海外方志资源的回归。还要建立与国内外各主要方志收藏机构的馆际互借、文献传递等合作机制,加快资源流动,实现优质资源的多元共享。此外,据郑裕彤东亚图书馆代理馆长乔晓勤等介绍,数据库的兼容性及检索功能非常重要,但是目前没有一种成功的可供借鉴的运作模式。开发数据库,要从用户角度考虑,为不同种类、不同版本、不同模式的数据库之间的兼容共享提供更便捷的途径,同时为读者利用数据库提供更方便、更多样化的检索功能,力争将数据库的作用发挥到极致。据了解,目前,各级方志工作机构建立的方志数据库,也存在兼容性和检索功能不统一的问题,因此各级方志工作机构在建立数据库时,应充分考虑兼容性和检索的问题,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办公室今后也要加大协调力度。  

(三)加强方志学术研究,提升自身学术实力,建立起与国外方志收藏、研究机构平等对话的基础。增强规划、组织、协调能力的同时,各级方志工作机构要切实提升学术研究水平,增强科研、业务软实力,鼓励开展方志理论研究,鼓励出版或发表高质量的学术成果,实现与国外方志收藏和学术研究机构的平等对话。特别是在方志馆建设中,要努力建设研究型方志馆,将方志收藏、管理、开发以及学术研究等集于一身; 馆员们不仅负责管理、借阅、咨询等,还要有一定的相关专业基础,并从事一定的方志及其他相关专业的学术研究,真正能够为读者答疑解难,服务不同层次的社会需求。此外,哈佛燕京图书馆、哥伦比亚大学东亚图书馆、美国国会图书馆等几家机构均表示了建立访学机制的愿望,特别是希望国内能够派出优秀的目录学、文献学、历史学等方面的人才,帮助其继续整理馆藏古籍、编制目录。为此,要积极探索建立互派访问学者等人才交流机制,推动国内外方志人才的流动,这是 “引进来”“走出去”的重要方式之一。

(四)关注读者意见,关注学术动向,处理好修志与用志的关系。坚持修志为用,就要避免闭门造车,强化主动服务意识,在确保志书 “存史、资治、教化”功能得到较好发挥的同时,关注学术研究和社会实用需求,主动收集学者需求信息,注意听取国内外学者的反馈意见。积极开发利用学术研究、交流平台,为修、用、研不同角色的相互 “碰撞”提供机会和条件。特别是要办好方志文献国际学术研讨会、海峡两岸四地方志学术研讨会、中国地方志学术年会等高规格的方志学术会议,使之成为方志文献学术研究和交流的品牌和基地,在不同范围、不同层面建构起一个相对完善的学术交流体系。同时,加强与国内外各主要方志收藏、研究机构在学术、技术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特别要注意学习国家图书馆等在文献收藏、开发、利用等方面的先进经验和与国外合作的成熟做法,为地方志事业打开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五)注重志书与年鉴的协调作用,并积极发挥方志期刊、出版社的窗口功能,为方志收藏、研究提供推介和展示的优质平台。要想赢得社会的认可,首先必须确保志书、年鉴的质量和价值。同时,由于许多国内外学者认为,只有志书与年鉴结合才能建立起完整的资料体系,因此要特别注重发挥方志与年鉴在读者定位、资料保存上的协调关系,扬长避短,为读者提供更具完整性、系统性的文献资料。此外,还要学习国内外各主要期刊、出版机构在学术论文和著作的发表、出版、宣传以及国外各收藏机构图书整理编目出版方面的经验,积极推出优秀的编纂、研究成果,探索形成具有特色的方志出版、宣传工作体系。在此问题上,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的做法值得关注。他们多次与哈佛燕京图书馆合作,出版其藏书目录、善本等重要资料。其中,2003年该社出版 《美国哈佛大学哈佛燕京图书馆藏中文善本汇刊》,共计 37 册,收录 67 种珍藏于哈佛燕京图书馆的稀见中国古籍,内容涉及经传、音韵、宗谱、方志、兵法、中医、文学、佛教、戏曲等。每种书都附有版本学专家撰写的内容提要,介绍作者、内容、版本、源流,为读者提供丰富、准确的考证材料和线索,在中国古籍版本研究和学术研究上具有重要的价值。

通过短暂而紧张的考察访问,我们深深地懂得,修志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地方志文献及其记述内容是中国的,但是地方志的利用是世界的。因此,地方志工作要着眼于高起点运作,具备放眼世界的战略眼光,注重与国内外研究、利用的大势接轨,在实践经验积累基础上,树立起包括编纂、收藏、开发利用等各方面的系统的方志话语权。为此,地方志工作要更加注重编、藏、研的协调发展,更加注重凝聚、整合全国方志工作机构的力量,更加注重通过方志文化展示中国的文化魅力,通过我们长期不懈的努力,将编修地方志的优秀传统进一步发扬光大。

来源:《中国地方志》2013年第6期

(和卫国执笔,张英聘审订)

Copyright © 2012-2020 中国县志网 www.weidongqu.com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中国县志网工作室 鸣谢私人影院设备公司提供服务器